— 小甜球不是糖球 —

漩涡鸣人通信集

不许哭好吧我哭了QAQ

euo:

佐助回木叶后,请大和队长按照宇智波家的建筑图纸重建了房子。过了两天,漩涡鸣人拎着行李住进了宇智波宅。

多年后佐助回想此事,无比庆幸自己当时的英明决定。可时间倒退几年,当时他真的没有其他意思,他的房间太大了而且鸣人也在寻找新的住所,出于礼貌,佐助就邀请鸣人来一同住。理由有很多:比如备考中忍考试,比如两个人都比较熟悉,而且都是单身汉,没事的时候还可以互相切磋切磋忍术。当时四个秽土火影还没有离开,听到这个邀请,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,四代火影更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佐助当时觉得不解,多年后才感慨那些意味深长的目光是什么。

鸣人搬进来后不住客房,吵着要和佐助住一起。

“我和好色仙人修行的时候,都是住一起的哦。”鸣人说,“而且这样比较有亲人的感觉吧我说!”

鸣人拎着两个青蛙箱子入住,把自己的东西填满略显空旷的房间。

“佐助佐助,你的护额还在我这里,既然你回来了我就放你抽屉里了。”

“咦,这张照片你也留着啊,那我把合照放你旁边了。”

佐助关上阳台的门,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起来。

这叫什么,同居吗?

佐助小时候和父母住,饭来伸口衣来伸手,被父母和哥哥照顾的妥妥帖帖。八岁后,自己独居,一开始固然困难,但他素来好强,即使父母不在事事上也比那些有父母的小孩强,也能把自己照顾的妥帖。及至后来,和大蛇丸住在蛇窟,平时饮食也是有人照顾,后来和鹰小队流浪和晓合作,身边都不缺照顾自己的人,生活上都没委屈自己。

这一点和鸣人形成鲜明对比。鸣人更像是传统意义上不拘小格的男孩,粗心,不会照顾自己。他从小就是自己生活,无人教育他应该如何,玖辛奈后来嘱咐鸣人要多吃蔬菜,鸣人也是左耳进右耳出。

生活习惯的差异很快就显现出来了。

晚上佐助已经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,房间里另一头的鸣人还在辗转反侧。

“唉。”鸣人又翻了个身。

佐助甚至都想使出写轮眼让鸣人好好睡觉。

果然过了一会,鸣人拖着鞋子披着被子向佐助这边移动,“佐助啊,我们来聊天吧。”

他推了推佐助,在佐助床边幽幽地坐下,“时间还这么早根本睡不着。”

佐助还是闭上眼睛,“兜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有起床气?”

鸣人:“好像说过吧……蛇窟的时候好像提了一句,佐井也说那次打扰你睡觉你看起来脸色特别不好。”

佐助:“其实我不仅有起床气,到点不能睡觉我会变得更加暴躁。”

他睁开眼睛,用鸣人手里的被子把他盖住:“不过你既然想聊天的话,不如我们来讲鬼故事吧。从前在木叶的漩涡神社有个叫漩涡鸣人的笨蛋看见一只白色的鬼……”

“唔啊啊啊啊啊啊!”鸣人挣扎起来,差点要掉下去。鸣人把被子拿下来,金色的头发顺着静电都竖起来了,他瞪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佐助。

“太过分了!你是故意的吧我说!”

“聊鬼故事,或者睡觉,你选一个吧。”

鸣人:“……我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


第二天鸣人有个b级任务,鸣人迟到了。他和小樱解释迟到的原因,小樱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,说:“我闻到一股酸臭味。”


鸣人吸了吸鼻子:“可是我没有闻到啊!你还在什么时候闻到过?”


小樱说:“见到佐助的时候。”


鸣人了然:“这就对了!一定是佐助身上这种问道,所以我被他传染了!”

此时佐助才醒不久,洗漱过程中突然打了个喷嚏。

他工作时间比较随意,有时暗部的队员直接来他家里报道。最近工作比较少,佐助坐在摇椅上,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。

啪!

书架上有一本书掉下来了。书里夹杂的信件也掉出来。佐助看了看书名,小时候经常在卡卡西手里看到的《亲热天堂》,他对这种书从来都没兴趣,摇了摇头,准备把书放回书架。可冷不丁看见书里夹杂的纸张,“佐助”二个字出现的频率太高,让人不想忽视都不行。

他抽出一张纸,那是一封没有寄出的给自己的信。

佐助:

好色仙人在旁边写书,我问他在写什么,他说写书就是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情感表达出来,还建议我也写点什么。我对他说,我的忍道是有话直说,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好吗,不用非要写出来。“如果他听不到你在说什么怎么办?”好色仙人说,“就像你和佐助,你对他说过吧,但是你的感情还是没有传达过去。”我想我有些明白了。我口才一般,何况说那些话的时候又是战斗时刻,恐怕我的心情你没有理解吧。那以后好色仙人写书的话,我也给你写信好了,我相信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今天想向你传达的事情是,你走的时候对我说我已经是你最好的朋友了,但之后的事情又让我不得不怀疑……这三年我想了很多次,终于明白了,你总是嘴上说着要斩断羁绊,其实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的,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么自欺欺人的理由,但是我们的羁绊不会消散的,我不会允许。不知道你现在在那边做什么?是不是偶尔也想起我?

鸣人

佐助闭上眼睛,“真是个笨蛋。”

佐助看了看后面的纸,都是给自己的信。他感到胸腔里有什么隐秘的情感发涨起来,让他心神不宁。他翻开第二张纸。

佐助:

我越来越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了,既然已经杀掉了大蛇丸,为什么不立刻回来?纲手婆婆说你的目标是宇智波鼬,可是在那之后你真的会回来吗?我觉得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。上次我们见面的时候,我其实很开心,但你说的话又让我很生气。我对所有的人说,我们是朋友,可是我很珍惜的那些过去,在你眼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吗,都是一时兴起吗……之前想过如果见到你说些什么,我其实想对你说很多,想告诉你我这三年来的遭遇,想和你痛痛快快比试一场看看谁更厉害,想听你说说在大蛇丸那里的日子……写到这里,我突然发现,我们以前没这么谈过话吧?三年前我就和你说过了,其实小时候我就想知道和你做朋友,但是觉得我们的差距那么大一直没敢和你打招呼。后来第七班的时候,你总叫我吊车尾,我不想让你看扁我,也一直不肯拉下脸来。其实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谈谈……我相信,这样的日子马上就快来了。既然你要去宇智波鼬,那么我的目标也是宇智波鼬。

鸣人

佐助想起昨天晚上,鸣人披着被子坐在自己旁边。他当时说什么了?真是不想再想下去了。他吸口气,打开了第三张纸。上面的字迹看起来更加缭乱,那是鸣人小时候的作文。

我想和佐助变成朋友

伊鲁卡老师让我们写想和谁变成朋友,我写的是佐助。佐助有很多优点,他成绩很高,长得也不丑,而且很多女生喜欢他。我也想变得和佐助一样。还有,佐助看起来都是孤零零一个人,听人说他的父母都不见了,我们都是孤儿,我想他更能理解我的心情。如果和佐助变成朋友就好了!但是我也很犹豫,他比我优秀的多,我想变得和他一样,而不是作为吊车尾作为他的朋友。

佐助皱眉沉思,他想起那件事了。那时候在忍者学校,伊鲁卡老师让大家写“想和谁成为朋友”,下课后并没有交给老师,而是主动交给那个人。他当时好像写的是想和火影成为朋友,因为他是村子里最厉害的人,但现在的火影比他大太多了,所以他不想和任何人成为朋友。下课后他收到好多这样的“友情书”,他一个也没看,放学的时候都扔掉了。但他敢肯定,那些人并没有漩涡鸣人……鸣人小时候和他是两个极端,却同样的吸引目光,他当时也好奇过鸣人写的到底是谁,当时鸣人放学就走了。

原来……那张纸其实在这里吗?确是像小时候鸣人做的事情。

手上的纸张变得很重。佐助突然不想看下去了,但最后一张皱皱巴巴的纸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佐助:

好色仙人说我的弱点是容易激动,无法控制自己,我努力想改了很久,还是不行……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好色仙人死了,只要一想到和好色仙人在一起的日子眼泪就控制不住……伊鲁卡老师过来安慰我,开始我还对他闹脾气,对他并不好。好多人都在安慰我,可是心里的悲伤并没有随之减少。这就是失去羁绊的痛苦吗?佐助你当初还很小吧,是怎样熬过来的呢。三年前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,当时我不懂,现在一点一点走过你的痛苦,我想我真的可以理解你了……佐助,如果你还在木叶多好。我多想和对面的你说这些事情,而不是只是无力的写下这些。


鸣人

信纸因为眼泪的原因而皱皱巴巴。佐助几乎能想到鸣人那时的样子,鸣人写着写着就忍不住流泪,眼泪打湿在信纸上。

薄薄的纸张,承载了三年,不,是更多年时间的重量。

他当年说的话没错——羁绊确实让人软弱。现在他的心,像被浸泡在眼泪中。漩涡鸣人,他念着这个名字,他就像自己的一面镜子,他们这么相似而如此不同,他们对彼此有致命的吸引力。他曾经想逃离这个羁绊,最后又心甘情愿的回来。三年来,他几乎遗忘了鸣人。不愿想,不敢想,软弱的他不想杀掉鸣人,也不想按照鸣人说的回到木叶。他不敢承认这份羁绊,而看到鸣人珍惜这份羁绊的时候,那种复杂的感情——反正他不会承认这是开心。

而这些年鸣人所经历的一切……他的成长,他一无所知。

佐助把书信放回书架,又想起鸣人昨天晚上让人心疼的目光。

……


鸣人回来的时候,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。

佐助似乎更和颜悦色了,他想了想自己最近没做什么啊,也不知道佐助这么做是不是陷阱。吃饭的时候佐助一直盯着他看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鸣人:“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话?”

佐助:“你是不是想和我说点什么?”

鸣人摇头很坚定:“没有,坚决没有。”

佐助咳了咳:“我的兄长宇智波鼬,是宇智波家独特的忍者……他可以看透人的内心,几乎没人能在他面前留下秘密……”

鸣人:“好吧我招了,鼬秽土的时候对我说过,你就交给我了。”

佐助:“……这事以后再和你算账。那你的回答是什么?我想说的是,身为他的弟弟呢,我在这方面的天赋也不低……你这些年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一些。”

鸣人:“我的回答就是我就是这么想的!等等,佐助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佐助:“你的那些信我看到了。”

鸣人:“……”

佐助:“吊车尾,大笨蛋,虽然这些话你不爱听,但是你本来就是。还有,鸣人,以后……”

他最后的话还是没说出口。不过已经没关系了,剩下的话消失在鸣人给他的拥抱中。


“喂,不许哭……”

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小甜球不是糖球euo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许哭好吧我哭了QAQ

2016-05-10

25 euo

标签

佐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