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小甜球不是糖球 —

【魔道祖师/忘羡】清平

蓝二哥哥我的妈啊苏死我了~!!!

三年人间:

清平


 


 


 


偶尔回云深不知处的时候,蓝忘机要帮忙处理些家务,也会替蓝启仁授课或带领小辈练习剑法。算来这次回云深已有数日,魏无羡耐不住寂寞,白日到处乱跑,彩衣镇被他玩了个遍,云深不知处这等幽寂之地也被他闹得热闹无匹。


 


他左手逗兔子,右手逗思追,满口胡言惹得一群端庄雅正的蓝氏子弟不知如何是好。每日不是给他们炫耀从前的战绩,就是讲些和蓝忘机夜猎时的趣事,勾的一群人心痒难耐,恨不得立刻下山让这夷陵老祖带着他们长长见识。


 


蓝启仁一见到他就气得吹胡子瞪眼,最后愤愤拂袖而去,蓝曦臣则站在一边笑而不语,由着他胡闹。


 


这日,魏无羡起个大早,却仍是没赶上蓝氏一成不变的起居习惯。蓝忘机早已出门,静室空荡荡只有他一人。魏无羡在乱糟糟的床铺上翻来覆去赖了一会儿,这才翻身下床,沐浴过后随便吃了点东西,又迈着吊儿郎当的步子在偌大的云深不知处瞎晃。不远处兰室内传来阵阵读书声,他顺着窗摸过去,悄悄朝内看。


 


此时正值一年一度蓝家招收新子弟的时候,各家子弟也都前来云深不知处,一起上课学习礼仪知识,或是学些世家历史典籍。而此刻站立在偏处手执课本的纤长身型,不是他的蓝二哥哥又是谁?


 


魏无羡抿唇吹了声哨,好似调戏少女那般,待蓝忘机注意到他望了过来,随即隔着窗栏,眉飞色舞地眨了眨眼,又冲对方一笑。


 


他推开门进去,旋风似的冲过去挂在蓝忘机身上,好一阵蹭:“二哥哥,一早上没见面,羡羡好想你呀。”


 


金凌吓得笔都掉了。


 


蓝忘机手臂一伸将他整个托进怀中,既不回话也不把他拽下去,而是淡定地扫视一眼席下目瞪口呆的众人。各世家子弟感受到这眼神中的冰冷气息,瞬间低下头继续读书,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这书中才好。


 


魏无羡蹭了一会儿,满意了,吧唧在人光洁如玉的面颊上亲了一口,这才咂咂嘴自己跳了下来。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被亲的地方没说话。


 


他环着整个兰室绕了一圈,细听那读书声,正是在背诵古籍中的诗词。眼珠一转,笑着朗声道。


 


“哎哎,别背了,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嚼又嚼不懂。今天我来教你们背点儿别的。”


 


一位世家子弟开口:“魏……魏前辈,你要教我们什么呀?”


 


魏无羡笑眯眯地道:“听好了!‘人情暖,恩难承,唇儿相凑,愿使今夜过明朝,朝朝暮暮永不休。’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席下一阵沉默,听懂听不懂的都有,面面相觑,不敢随意发声。


 


“胡闹。”蓝忘机不愠不恼地道,嘴里严苛,面上却温和。


 


魏无羡又凑过去,伸长手臂揽过蓝忘机的脖颈:“我就胡闹。”


 


蓝忘机垂下眼帘,不再理会他,任由他环着,淡淡地又翻过一页书,一板一眼地继续教起了课。


 


于是一帮世家子弟也假装看不见眼前这如胶似漆的二人,低头尽量专心看书。


 


魏无羡左摸摸右揉揉,蓝忘机都一脸正色不再有反应。他讨了个没趣,却并不气馁,像个连体婴儿似的同对方一起在榻上坐下。此时蓝忘机身前的案几恰好挡住了二人的下半身,魏无羡轻轻啄了一口蓝忘机的耳垂,然后伸手探向他的身下。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蓝忘机终于舍得侧目看了看他,面上却毫无羞赧之色,只是一眼毫无波澜地瞟了过来。魏无羡挑衅地一笑,更大胆地动作几下,捏了捏那还沉睡中的事物,又朝蓝忘机耳边吹了口气。


 


“蓝湛,舒服吗?”


 


蓝忘机深吸一口气,闭了闭眼复又睁开。终是被扰得无法专心授课,席下一群世家子弟掩着面偷笑,又忌惮含光君的威严不敢笑得太大声。金凌面如菜色地僵着没说话,蓝思追满脸尴尬又无奈,只得埋头抄书装作没看见,蓝景仪则是一脸憋笑憋得很辛苦的表情,被蓝忘机横扫一眼过来,立刻泄了气噤了声。


 


蓝忘机合上手里的书,想了想,还是放轻了声音道:“你若觉这里无趣,可下山去彩衣镇,课后我自会去寻你。”


 


“彩衣镇哪有蓝二哥哥有意思!在云深不知处能逗兔子,逗思追,还能逗二哥哥,真真是没有比这里更有趣的地方啦!”魏无羡摇头晃脑说得一脸认真,嘴角却挂着笑,一支干了的毛笔在手里把玩得飞快。蓝思追脸一红,把头埋得更低了。


 


“魏婴,”蓝忘机缓缓道,“今日你已违禁太多次。”


 


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地一翘腿,坐没坐相,半倚在蓝忘机怀中,“是吗?我都犯了什么?”


 


“云深不知处禁喧哗,禁疾行,禁……白日宣淫。”


 


“二哥哥,你这是要罚我抄家规吗?”


 


“去藏书室,抄《雅正集》一遍。”


 


“我不依嘛。二哥哥,这可是你们家的家规,要抄也是蓝家人抄。我从前来学艺,被罚抄也就算了,怎有现下还要抄的道理?”


 


魏无羡不满地撅起嘴巴,半真半假地念叨起来,眉眼一撇,仿佛真的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。


 


蓝忘机眼眸一抬,静静地开口。


 


“你也是我蓝家的人,为何不能罚?”


 


魏无羡一愣,当下被这一句“蓝家的人”噎得心花怒放,欢欢喜喜抛下蓝忘机抄家规去了。


 


众小辈皆在心里赞叹:这含光君治起夷陵老祖来可真有一套!


 


 


 


当然,魏无羡自然不会乖乖去抄家规。他撩够了,舒坦地伸了个懒腰,便又野下山去买酒喝,一直到日落才回去。


 


月色刚起,他推门进了静室,蓝忘机正端坐在案前写些什么。察觉到他进来,顿了顿笔,转身朝门口看过去。


 


“二哥哥!想我不?我乖乖听话,去山下玩了一天,只是还没吃晚膳,快要饿死啦。”


 


蓝忘机眼光移至不远处的小几上,那里正摆着几道简单的菜式,却不是蓝氏一贯的清汤寡水,而是专门嘱咐人做的偏辣口味的菜。魏无羡看着几盘红通通的菜眼睛都直了,放下两坛天子笑直扑了过去。蓝忘机神色一缓:“慢些吃,没人抢。”


 


魏无羡往嘴里塞进一块肉,含混着道:“蓝湛,你待我真好!”


 


蓝忘机唇边几不可查地微微一翘,又转回身去批改起白日世家子弟的作业来。


 


魏无羡酒饱饭足,满心欢喜地打了几个嗝,又蹭着挪过去,紧贴着蓝忘机左手边,支着脑袋认真看他写,也不知是在看作业还是在看人。


 


他咂咂嘴,像是吃到了什么珍馐美味:“蓝湛,你真好看。”


 


蓝忘机随口应了一声。


 


魏无羡又笑道:“哎呀,不知羞!我夸你好看你就答应。”转念一想,他的蓝二哥哥就是好看,一比一的好看,哪有否认的道理,随即又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
 


蓝忘机一边一目十行,一边问道:“家规,抄了吗?”


 


魏无羡没脸没皮:“没抄!”


 


蓝忘机看了他一眼,似是无奈,后便不再言语,专心看向手中的纸张。


 


魏无羡却得了便宜还要卖乖:“我没抄,你也不生气吗?含光君,你的刚正不阿哪里去了?你的原则哪里去了?”


 


他一本正经地教训起蓝忘机来。对方也不恼,伸手过去,轻轻揉了揉魏无羡额前有些凌乱的散发。


 


“无妨。”


 


被那样的目光专注地看着,魏无羡满心甜蜜都要化开了。


 


他扯住那只手,贴在面颊处蹭了蹭。


 


“蓝湛,你偏心!”魏无羡风情万种地递了个媚眼过去。


 


“嗯。”


 


蓝忘机端正地落下最后一笔,“雅正”二字极为端庄挺秀。他将纸笔收好,遂侧过身来,双目清澈,看向身边的人。


 


“人心,本就是要偏左一些的。”


 


他目光清亮,毫无忸怩。魏无羡被这眼神一望,面上一热,登时浑身的浪劲儿都消退了。他夸张地捂着面颊嚷嚷着:“哎呀,二哥哥,幸好你早就从了我,不然这情话说给姑娘家听,谁能受得住啊……”


 


他还在喋喋不休地嘟囔,遂感到两片温热贴上来。檀香清幽,以吻封缄。



评论
热度(366)
  1. 淡🍁语-苗三年人间 转载了此文字

2016-04-18

366 三年人间